离朱

画又画不好写又写不好知识不渊博的拉文克劳八年级生

Q:你的ID有什么故事/含义吗?

我的id。请看山海经。我爱山海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脑洞来源!!!!!!!!

Q:福华真的已经是冷圈了吗??!

福华不是一个众所周知的cp嘛……?

洛洛历险记必须拥有姓名!!!!!!!!雷霆半月斩!!!!!以及我超喜欢超音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可!!!!!!!

看过《七色战记》的举个手呀!

在当时已经算画风超级赞的国漫了吧?原创动力的。暗语了七宗罪,以男孩灰溜溜和伯爵的旅行来揭示“天生要承担的责任”这个主题。总之没看的都去给我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入股不亏!!!!!!!!!“分开就弱小,合作就强大”“和平友爱从来都是好方法”主题曲也很🉑️!七色国度各有各的特点,真的超好看!(仅代表个人观点)








还记得《瑶铃啊瑶铃》嘛

小狐狸瑶铃和人类男孩的恋爱呀!真塔娘的甜!而且它的情节以及很接近于现在的恋爱番了吧?





想画个在罗曼曼面前害羞的伞妹来着......除了脸圆了左肩膀奇怪左边有个不知道是啥玩意儿人体结构奇奇怪怪的我觉得这个伞妹还阔以......啊啊啊那条啥啥沟忘记擦了管他的吧……

光阴的故事

光阴的故事

————————————————

这里是离朱!前晚爸比趁酒兴给我讲了他高考前后的故事,我把它以小说的形式记录下来,因为爸比讲述时有的事件发生的时间模糊,我就大概把它们理成一条时间线写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顺序。因为是真实事件,所以我不好再加更多的细节,除了开头还有对食物和人物对话有自己加的细节外,其他都基本是爸比的讲述,因此有些承接的地方会生硬,有些地方语言平白,请大家见谅。

PS:文中人名是假的,我自己编的,和原人名无关。除人名外都是真的。

——————正文开始——————

 

冯晓光看着李永云拿出数学教研室的钥匙,咔一声打开了斑驳掉漆的老木门。现在是1989年3月初,离高考还有四个月【1】。作为一名不可能好好学习却又自诩文武双全的男同学,冯晓光来这里当然不可能与学习有关,他只是来帮他的班主任、数学老师、李永云的舅舅——李新华抱作业本的。


出门的时候他们遇到了班上一位十分有才气的女同学——笔名为“赤焰”的何艳。何艳眼睛一亮,对冯晓光说:“诗社这星期要去声援玉市,下午我们开个会组织一下吧!”何艳和冯晓光都是新县一中诗社的骨干成员,他们诗社里集结了一群有理想抱负、激情飞扬、关心国家大事的才子才女,作为骨干的何艳和冯晓光的才情和能力自然不用多说。冯晓光心里还在想着新作的诗,草草应了何艳一句便与李永云离去。


周末,几位诗社成员前往供销社买了面包,背上挎包便出发前去玉市。新县通往玉市只有一条国道,五十多公里。几位身娇体弱的同学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就再也走不动了,一位女同学提议:“我们拦一张车,坐车去吧!”累坏了的同学们一致同意,在路边拦起车来。但由于中·央将学·潮·运·动定性为反·革·命运动,并下发指示,所以路过的卡车、公交车、客车都不敢搭载他们,生怕自己也被盖上反·革·命的帽子。同学们灰心极了,虽牵挂玉市的运动发展,却也无能为力,只能灰溜溜地走回去。


一天下午,冯晓光窘迫地找到好朋友柯宏生:“你帮我个忙。”柯宏生放下手中的书,问:“什么事?”冯晓光看看四周没人,和他说:“我没有钱吃饭了,我爹妈都在乡下的农场,你领我去你家吃几天呗!”柯宏生想了想,点点头:“好嘛!”冯晓光一乐:“好兄弟!”眼看要上课,拉起柯宏生向教学楼跑去。就这样,接下来的好几天,冯晓光都在柯宏生家吃饭。


时间实在是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六月,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学潮运动在慢慢消退,有一天,教育局来了人,约谈了学校里搞运动最积极的一群人,其中就有冯晓光。

那个人说:“你们都参与了运动,写了大字报,按理都是反革命分子,都在我们教育局备了案。但是国家念在你们是被煽动参加的学生,现在建设正需要人才,所以规定:高考考上学校的,就既往不咎,好好改过自新,学习知识报效国家;考不上的就关禁闭,三年不得参加高考。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在场同学纷纷倒吸一口冷气,想到高考的两种结局,心里都有些沉重。之前的时间都用来搞运动,没怎么学习,可是考不上三年不得考那对于自己来说不就是相当于被毁了吗!


从这个月开始,冯晓光再次回到了数学教研室,因为班主任是好友李永云的舅舅,还是数学教研组组长,他以及李永云、何艳在内的七位同学一起进入了数学教研室学习。每天清晨天不亮他们就坐在了教研室的椅子上,沉默地解题看书,小小一间屋子里只有沙沙的铅笔声和刷刷的翻书声。一天冯晓光的爹冯昭辉来到学校,打算照顾儿子几天,可一见面冯晓光就开门见山地拿了一叠饭票给他:“这几日我忙不得招待你,中午你自己去食堂打饭吃。”说完就急匆匆跑回教研室去。冯昭辉看着儿子的背影,心想:我坐了八个钟头的公交车来找你,结果你就让我自己去食堂吃饭?不过接下来几天,冯昭辉见识到了冯晓光的忙碌。每天天不亮就去教研室,中午有时连饭都不吃,一天到晚都在看书解题。冯昭辉心里是既心疼又欣慰,呆了三四天,念着地里的芭蕉,就回去了。


七月七八九高考,直到六号那天,冯晓光手上那本高中数学题型才做完一半,考完那天他想着没有做的十二分的椭圆大题有些牙疼。同学们都在说暑假要做些什么,拎着行李的家长和学生从大门鱼贯而出,涌向不同的地方。来接儿子的冯昭辉对冯晓光说:“考不上也不怕得,我锄头把都给你做好了,你就来种芭蕉。”冯晓光没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老师说了一句一个月后报志愿就走了。


柯宏生他爹在交通局做工程师,县里要给乡下修路,要找人画工程图摆水平仪,问冯晓光干不干。“一天二十块,一张图纸五块,顿顿有鸡肉吃,来不来?”冯晓光想就冲鸡肉也得去啊!何况还有二十块钱呢!却不想这份美差不是那么好干的,从县里到修路的枯独木要坐八小时车,冯晓光没买到坐票,一路站着去,早上出发,站到中午在沿途的村子吃饭时,他脚都麻木了。趁着大家在点菜,他到处跑动,好不容易到吃饭时腿有了知觉,结果吃完饭还得站着。他安慰自己有人下车了也许就有票了,可是车里人下下上上,他都没轮到一张票。


到了枯独木,工人们开始挖路,村民们一听是来修路的,高兴地杀鸡烫鸡,把村口花椒树上的花椒薅下来炒鸡肉,一盘一盘端给工人吃。冯晓光蹲在村口的花椒树下吃的满嘴油,土鸡肉的鲜香韧劲和花椒的酥麻辛辣交织迸发在口腔里,麻味直冲颅顶,像是要冲出头颅。嘴巴一阵阵麻胀着,口鼻不停吸气,嘴巴里有花椒麻味、鸡肉香味、鸡油甜味;鼻腔里有花椒香味、鸡肉麻味、水泥灰味。也十分开胃解暑。冯晓光发誓这绝对是他吃过最好吃的鸡肉了,凉风一阵阵地吹,饭菜是热的心是火辣的,他觉得此刻自己幸福极了。


下午开工没多久,前方有位工人嗷嗷大叫着跑了回来,原来是挖路挖到了黑蜂窝,被叮了个大包。后方有人给这位工人用酒精和肥皂水擦脑袋,前方有村民身披臭灵丹叶制成的蓑衣,把火线剪成一截一截的,点燃丢到洞里,用泥土把洞堵起来,现场弥漫着火药线燃烧的熏味,等蜂子熏晕过去,再把洞挖开,掏出蜂窝,拿出蜂儿蜂蛹煮的煮炸的炸,工人和村民都吃上了蜂虫宴【2】。冯晓光几顿饭都吃上营养丰富又鲜香美味的蜂子。他爱吃炸的,不爱吃煮的,总觉得煮的蜂儿黏糊,油腥油腥的齁嘴。而炸的香极了,酥脆爽口,咬下去听见一声“咔嚓”,就是金黄色的蜂儿的浆肉淌到唇齿间,极其下酒,就连梦里都缭绕着一股炸蜂儿的油脂香。


从枯独木回来,工程队又到了他拉,去给他拉人民修路。工程队收工回县城后冯晓光数了数,这几天他居然挣了四百多块钱!他心尖尖烫了起来,怀揣“巨款”的炙热使他脑子里一下短路,他要干点什么呢?不如去供销社买点好的回去给爹妈尝尝。他走进供销社,四百多块给了他踏进这里的勇气和底气,浏览者琳琅满目的商品,最终买了一瓶二十多块的五粮液和两瓶十多块的五加白【3】和一些散糖。


坐了几个钟头的公交车摇回农场,冯晓光直奔家里。“爹!妈!你瞧瞧我买什么东西了!”冯昭辉和妻子王学珍在做饭,听到儿子的声音探头一看,好家伙!三瓶高档酒和一袋糖!冯昭辉脑子一白,心里慌得鬼火冒:“你上哪点偷抢!哪点来的酒和糖?你不要搞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冯晓光一傻,忙不迭把三百多块钱拿出来,细细讲了由来,听的夫妻二人乍舌。冯晓光开了五粮液和一瓶五加白,给他们三都倒上一点,冯昭辉和王学珍第一次喝上这么好的酒。王学珍喝的脸蛋发红,头昏昏地收拾着碗筷,冯昭辉细细品味着五粮液,直呼“润口”,激动之下手舞足蹈,踢倒了一瓶五加白,玻璃瓶倒地应声而碎,酒液淌了一地。王学珍心疼得要命,拿筷子轻打冯昭辉:“老倌倌发哪样酒疯!一瓶好好的酒没喝多少就没了!哦哟哟你赔我的酒!”冯晓光拦住王学珍笑着说:“三百块钱的嘛!没的事儿,再买一瓶就行。”


到报志愿那天,冯晓光看着志愿书想,工商、投资、金融吃香,要报就报云南最好的这种专业。也正巧建设银行为了吸收人才,在哈尔滨和昆市办起了财贸学校【4】,到冯晓光这一届正好第三期,主教学投资管理方面。在当时被称为“建行黄埔军校”,第三期也被称为“黄埔三期”。冯晓光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这里。


报完志愿几天后,冯晓光待不住了。他回到新县,找到一位叫纳程的回族好友:“我在你家待几天,看看什么时候放榜。”于是他就与纳家人同吃住,每天早上两人去工商局食品服务部(好像叫这名儿)吃早餐,扒肉焖肉牛肉红烧小锅杂酱米线,一块五一大碗。纳程咬咬牙,默念“酒肉穿肠过,真主心中留”,也吃了工商局的米线。吃完米线溜达去教育局门口的告示栏看看还没放榜,又溜达去小花园(县城中心一处四周开放的公园)坐在条凳上聊聊以后做什么,差不多饭点又溜达回家。日子一天天地过,冯晓光和纳程心里日日的慌。冯晓光担心自己考不上去坐牢,纳程担心考不上上不了学。纳程爹妈看在眼里,却什么都没说。又一日,两人照常去看榜。人潮涌动中,纳程找到自己的名字,激动地握住冯晓光的手,冯晓光也找到自己的名字,红纸上用毛笔写着“冯晓光——云南财贸学校”。哥两在人群中激动地拥抱,人群中可见千姿百态,有像他们一样为上榜而喜极而泣的,有落榜而垂头丧气的,只不过他们两都是人群中快乐的人。


回到纳家,他们激动地向纳父纳母宣布喜讯,纳父说:“炸盘花生米庆祝一下吧。”纳母转身进了厨房,炒了小瓜丝和洋芋片,炸了花生米,四人围坐在一起,吃了一顿庆功宴。


告别纳程,冯晓光回到农场,告诉爹妈好消息。从教研室出来的八个人,除了何艳志愿没报好落榜以外,其余七人俱考上大学,其中李永云考上云南大学,是七人中考得最好的一个。临别时,何艳留下一张纸条:

“别为暂时熄灭的火焰哭泣

  她销声匿迹

  却悄悄留下火星

  在某个春暖花开、命中注定的时刻

  火星会再次点燃

  重燃心中的梦想、对命运的不屈

  在那时

  在人们眼中

  是火焰绽放的时刻。

                             ————赤焰”【5】


至于这之前之后,被光阴侵蚀泛黄,被春风吹散带走的人和事,我爸比还没讲给我听呢。

————————————————

【1】那个时候是七月七八九高考

【2】云南一些少数民族聚居地的人们有吃虫子的习俗,主要吃竹虫、蜂(只要是常见的蜂,黑蜂蜜蜂之类的都吃,会吃蜂蛹、幼蜂、成虫)、蚂蚱等等等等。

【3】当时流行的一种白兰地酒

【4】后来并入云南财经大学

【5】这里是离朱自己加的(何艳留下纸条开始)诗也是离朱自己根据对“何艳”后来境遇的大概了解写的【牛*叉腰.jpg】

擎松风———概要

大家好,我是离朱。从这个假期起我将不定时更新《擎松风》。原本是想写一篇大航海时代的故事然后再写一篇二战言情(都不算太长)但是后来想了想还是先动了这篇少年少女江湖(伪)成长史,希望大家喜欢并指出不足之处。谢谢。另:这个概要真的很概要。



概要:一群少年少女在江湖的历程。

主要人物:【云烟篇】(又名:四朵金花辣手摧)

乞儿(行一)—酌酒坞祁湛

权儿(行二)—飘摇柳贺震霄

痴儿(行三)—青衣刀客陆之徊

丑儿(行四)—金银记原劝君

四姐妹在男人中辗转的凄凉且短暂的一生。

【踏歌篇】(又名:我们都在抱大佬大腿并一路划水)

冉红枫—亦云楼夙青庭

秦晶晶

陈如安

李云帆

马荀泽

钱添

开挂少女和她的小伙伴们。

【莫愁篇】(又名:莫愁前路无知己,当面背后捅死你)

飒秋灵

杜明莎

吴羡流

林眉

易俞衡

你比我比你比我比你更像白莲花,但我们是撕哔男女闺蜜。

【三篇顺序不分先后,全凭心情,相互关联,时间线相同】